春城晚报 “家庭图书馆”:公共阅读的“私人定制”
2018-07-30 10:17来源:昆明文明网

 记者27日从重庆市渝北区图书馆获悉,自2013年以来,重庆渝北已建设100余座“家庭图书馆”,至少带动上千人参与阅读。“‘家庭图书馆’创新地将图书馆‘搬’回家,让家庭成员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公共图书馆的优质资源和服务,同时带动家庭成员、亲戚朋友和社区居民参与阅读活动,有效解决阅读‘最后一公里的问题’。”渝北区图书馆馆长张雪梅说。(7月27日新华网)

 读书是一件私密的事情,读什么书、怎样读书都是“一个人的选择”。但全民阅读氛围的形成,在全社会树立爱读书的良好风气,依旧离不开政策的支撑、舆论的推动,以及知识价值的彰显。

 在“我们不爱读书”的大背景下,想必大多数人的内心都会心生惭愧——“我”的确不怎么爱读书,尤其是看到“日本人均年阅读11本书,韩国9本,美国7本,法国8本”,而我国人均年阅读才4.66本(2017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),显然的差距,更是会屡屡引发舆论热潮。

 “我们不爱读书”的原因很多,不过那些人均阅读量高的国家却有着一个共同特点,即开展全民阅读历史悠久,国民文化素养整体性较高。以日本为例,为推广阅读活动,出台了《学校图书馆法》《儿童读书活动推进法》《文字、活动和文化振兴法》等一系列法律法规,同时图书馆、新闻出版业等社会力量也积极参与全国读书推进事业。

 近年来,我国也日渐重视“全民阅读”,不管是“全民阅读”五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业已上升为国家战略,还是《全民阅读促进条例》的实施,各种阅读节、阅读月不时上演,都已说明“倡导全民阅读,建设学习型社会”已经形成全民共识。

 “家庭图书馆”就是在推进全民阅读语境下的一种创新。乍一看感觉不可思议,“家庭图书馆”的建立不应该是个人的事,充其量只是家庭的事吗?怎么公共服务还介入其中呢?其实不然,将图书馆“搬”进家庭,此番创新之举可以直接刺激人们的读书兴趣,并且有利于人们“精准”的选择自己想看的书籍,在社会上兴起建立“家庭图书馆”之风。

 要知道“家庭图书馆”建立的前提是家里至少要有一个摆放书籍和书桌的空间,可如今又有多少家庭给书籍留下一片空地,有多少人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呢?现实中更多的是人们逐利的脚步走的太快,内心无处安放,灵魂始终在流浪。

 “家庭图书馆”可以说是公共阅读的“私人定制”,这种模式可以推广开来,不只城市,农村也一样。只不过也要同时建立一套成熟的管理机制,避免书籍损耗太大,难以为继。最好因此摸索出一条可行的盈利路径,当然前提是不损害“家庭图书馆”的公共性,让“家庭图书馆”越来越好。(刘孙恒)

主题活动
网站聚焦